裴行俭
裴行俭(619年-682年6月9日),汉族,绛州闻喜(今山西闻喜东北)人。唐高宗时名臣。隋将裴仁基之子。著有《选谱》十卷,以及《草字杂体》,今均佚。   唐高宗时大臣。高宗时官至礼部尚书,兼右卫大将军,封闻喜县公。高宗立武昭仪(见武则天),行俭私下和长孙无忌、褚遂良议论,贬为西州都督府长史。麟德二年(665)拜安西大都护,在西域时,诸部多慕义归附。与李敬玄、马载同掌选事10余年,甚有能名,时称裴李、裴马。创立一些法规,使选任官职有条可循,为后来所承用。行俭少时从大将军苏定方学习兵法,后来领兵出征东、西突厥,善于料敌决胜。他诚恳待人,获得士兵爱戴,故战多取胜。调露元年(679)西突厥侵逼安西(今新疆库车),当时行俭受命册送波斯王子泥涅师归国,途经西州时,募得万骑,便假为畋猎,以计俘西突厥都支。   将吏于碎叶城为他立碑纪功。由于他文武兼资,高宗特授礼部尚书,兼检校右卫大将军。同年,东突厥阿史德温傅、阿史那伏念反叛,行俭以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统兵30万出击。开耀年间,以反间计逼伏念执温傅来降,余众悉平。他善于识拔人才,军中提拔的将领如程务挺、王方翼、郭待封、黑齿常之等,都成为一代名将。行俭著有文集20卷和《选谱》。又撰《草字杂体》及营阵、部伍、料胜负、别器能等46诀,今佚。

早年经历

裴行俭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中眷裴氏。其曾祖父、祖父都仕于北周;父亲裴仁基,在隋朝官至左光禄大夫;其兄裴行俨,为隋末猛将。

裴行俭少年时代凭借先辈功勋被委任为弘文生。唐太宗贞观(627年—649年)中叶,参加明经科考试中选,被任命为左屯卫仓曹参军。当时,左卫中郎将苏定方说道:“我用兵的谋略,世上没有可传授的人,现在你很合适。”就把自己用兵的奇术全部传授给裴行俭。后来,裴行俭调任长安县令。唐高宗李治准备立武昭仪武则天)为皇后,裴行俭认为国家的祸患就从这事开始,与顾命大臣长孙无忌褚遂良秘密商议对策,大理寺卿袁公瑜向武昭仪的母亲杨氏告密,裴行俭因而被贬为西州都督府长史。

麟德二年(665年),裴行俭升任安西都护,西域各国大多仰慕他的仁义,归附唐朝。

主持吏部

裴行俭后来被召回朝廷,任司文少卿,又改任吏部侍郎。他和李敬玄、马载一同主持选才任官的工作,获得有才干的声誉,被人们称为裴、李裴、马。裴行俭创设长名榜、铨注等法规,作为国家选才授官的制度被后世沿用。他还规定了州守县令的升降、衡量资历的高低作为制度。

威震西域

上元三年(676年),吐蕃入侵,裴行俭离京任洮州道左二军总管,又改任秦州右军总管。这两次任命,他都受周王李显指挥。

调露元年(679年),突厥十个部族的可汗阿史那都支以及李遮匐,引诱各附属部落来骚扰安西,和吐蕃结为联盟,朝廷准备征讨。裴行俭建议说:吐蕃跋扈蛮横,正处强盛时期,李敬玄征讨失利,刘审礼已被斩首,怎能又为西部边境酿成事故呢?现在波斯王死了,他的儿子泥涅师在长安做人质,如果派遣使者送泥涅师回波斯继承王位,就从突厥、吐蕃两国经过,要是运用计谋解决问题,是可以不用劳神费力就能成功的。高宗于是命令裴行俭带上诏书护送波斯王,并任安抚大使。穿越莫贺延碛沙漠时,飞沙走石,白天如同夜晚,向导迷了路,将士们饥饿疲劳。

裴行俭命令宿营举行祭祀,传令说:水泉不远。将士们才稍微安心,很快就云散风静。唐军向前走了几百步,水泉丰沛草木繁茂,后边来的人不知到了什么地方。大家都感到惊异,好像是到了西汉李广利将军取马的大宛贰师城。到了西州,各属国官员出城迎接,裴行俭从当地招集了一千多名才智出众的人跟着自己向西走。制造舆论说:天气太热,不能前进,应该住下来等待秋天阿史那都支侦探到这个情报,便没有设防。

裴行俭从容地召见龟兹、于阗、疏勒、碎叶四镇的酋长,假装邀约打猎,对他们说:我爱好打猎的兴趣从来都没有忘掉,谁愿意跟我去打猎?愿意跟随的当地年轻人有上万名。裴行俭于是暗地带着队伍出发。几天之内,加速前进。在离阿史那都支的营帐十多里,裴行俭先派阿史那都支亲近的人去向他问安,外表显得清闲无事,不是来袭击的,又派人急速召见阿史那都支。阿史那都支本来和李遮匐商量好,到了秋天再迎战护送波斯王的队伍,后来听说唐军到了,仓促之间想不出对策,只得率领五百多个下属人员到裴行俭的军营拜见,于是被其擒获。当天,裴行俭传递阿史那都支做符契用的弓箭,召集各部族酋长都来为他求情,一同将他们押送到了碎叶城。裴行俭挑选精锐的骑兵轻装简从,袭击李遮匐。行军途中,裴行俭抓获了李遮匐的使者。他将使者释放,让使者告知李遮匐阿史那都支已被捉拿的讯息。李遮匐得讯后便投降,与阿史那都支等一同押送至长安。军官们在碎叶城为裴行俭镌刻石碑,来记述其功劳。高宗亲自设宴慰问他,说:裴行俭率领孤军深入到万里之外,不用作战就捉拿了叛党,平息叛乱,可以说是文韬武略集于一身了,可同时授予文臣、武将两种官职。当即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


        大破突厥

调露元年(679年),突厥首领阿史德温傅、阿史那奉职二部落相继反唐,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,单于都护府所辖的二十四州都造反响应他,叛军有几十万人众。都护萧嗣业奉命征讨没有成功,反被阿史德温傅击败。高宗下诏授裴行俭任定襄道行军大总管,率军讨伐。他统率太仆少卿李思文、营州都督周道务等部共十八万人,会合西路军程务挺、东路军的李文暕等人,共有三十多万人马,军旗连绵上千里,全由裴行俭指挥。《旧唐书》称叹唐世出师之盛,未之有也[2]

在此前,萧嗣业运输军粮,多次被敌人抢走,士卒饥饿而死。裴行俭说:可以用计战胜敌人。于是准备了三百乘假粮车,每乘车里埋伏五名骁勇的士卒,带着斩马的长刀、强劲的弓弩,用瘦弱的士卒拉车前进,还派精兵秘密地紧跟在后边。敌人果然来抢粮车,拉车的瘦弱士卒假装逃脱险境,敌人用马把车迅速拉到有水草的地方,解下马鞍,让马吃草。正要从车里拿粮食,骁勇的士卒猝然冲出,后边的伏兵恰好赶到,差不多将突厥军杀死或俘虏光了。从此没有哪股突厥军敢于走近粮车。

唐军暂时驻扎在单于的北边,傍晚,已经扎好了营帐,战壕已全部挖好,裴行俭改变命令迁移到高冈上扎营。军官们说:将士们已经安顿下来了,不能扰乱他们。裴行俭不听这些,催促迁移。到了夜晚,狂风暴雨突然来了,原来扎营的地方,积水一丈多深,将士们没有谁不惊叹,询问怎么知道会有风雨的,裴行俭说:从今以后只按我的指挥办事就行了,别问我怎么知道的。

突厥军在黑山(今内蒙古包头西北大青山)抵御,频遭失败,裴行俭让将士们尽情厮杀,前后杀敌无法统计。阿史那泥熟匐被他的部下杀死,部下提着他的首级前来投降;又活捉了阿史那奉职后班师回朝,突厥的残余部队逃往狼山。裴行俭回朝以后,阿史那伏念自称可汗,又同阿史德温傅会合。

永隆二年(680年),裴行俭重新统率各路军队,驻扎在代州的陉口,派遣间谍展开离间活动,劝说阿史那伏念,使他跟阿史德温傅互相猜疑。阿史那伏念害怕了,秘密送来降书,并请求让他亲自捆来阿史德温傅表示诚意。裴行俭保守秘密没有公开,而呈递密封奏表报告了朝廷。几天之后,尘土冲天向南滚来,哨兵们惊恐,裴行俭说:这是阿史那伏念押送阿史德温傅来投降,没有别的情况。不过接受投降如同接受挑战。于是命令严加防备,派一名使者前去慰问。事情果然是这样。到这时,突厥残部全被消灭。高宗十分高兴,派户部尚书崔知悌慰劳部队。

当初,裴行俭曾向阿史那伏念许诺不杀他们,侍中裴炎妒忌他的功劳,向高宗陈述意见:阿史那伏念被程务挺、张虔勖威胁追赶,又遭碛北回纥的逼迫,没有办法才投降的。结果导致阿史那伏念及阿史德温傅被处死。裴行俭的功劳也不予记载,只被封为闻喜县公。裴行俭叹息说:西晋的王浑忌妒王浚平定吴国功劳的事,从古至今人们认为可耻。只怕杀掉降将以后就没有再愿归顺的人了!于是借口生病,不再露面。

        未行而逝

永淳元年(682年),十姓突厥的车薄叛乱,裴行俭又任金牙道行军大总管,准备领兵出征。但还未出师,裴行俭便于四月二十八日在长安延寿里的家中逝世,享年六十四岁。高宗追赠他为幽州都督,谥号。又令皇太子挑选一位六品京官管理他的家事,直到子孙能够自立才止。十月,裴行俭葬于闻喜县的东良原。

唐中宗李显登位,又追赠裴行俭为扬州大都督唐玄宗李隆基登基后,加赠太尉。